云南白药,神药为何医不好自己? 2021-11-20 20:00 3021

wecom-temp-d7d6133b2cf489473ebe1f2bae1bea57.jpg

家喻户晓的云南白药,最近困扰有些多。

 

一年前才被片仔癀夺走“中药一哥”的位置,几天前,云南白药又因炒股巨亏15亿上了热搜,“不务正业”的责难席卷而来,连带着300亿的市值随风飘散。

 

在大众视野中,得益于朗朗上口的广告和多年来苦心经营的品牌,云南白药无疑是一家明星企业。问起身边的亲友,他们不仅对“云南白药气雾剂,伤口好的快”,“云南白药创可贴,有药好的更快些”等广告词耳熟能详,也对云南白药产品有着较高的信任度。

 

但这次炒股巨亏,不仅撕掉了云南白药的光鲜外衣,也让其近年鲜为人知的窘状暴露人前。为何一个家喻户晓的“国民药企”沉迷证券市场?其引以为傲的白药,又是否撑得起这家市值千亿的庞大企业?

 

一种“神药”走天下

 

几年前,在互联网上曾流传着一篇神文《云南白药,你不知道的30种用途》。

 

在这篇神文中,云南白药能治烧伤、胃炎、肠炎、骨炎、带状疱疹等数种疾病,甚至连前列腺炎和糖尿病也赫然在列,就差拉出一个“神药包治百病”的招牌了。

 

而在云南白药的宣传中,白药源自1902年医师曲焕章“尝百草,求助名医”钻研得来的百宝丹。民国时期,曲焕章靠百宝丹治好过中了三枪,挨了七刀的军阀吴学显,从马上摔下来骨折的唐继尧,甚至其副官薛梦贵儿子被子弹穿了腹,也靠这百宝丹“起死回生”。

 

到了抗日战争期间,无论国军红军,口袋里都要备上一些百宝丹,即使中弹,用了百宝丹配合撑股散,弹头都能自己滑出来;解放后,曲焕章之子将百宝丹改名白药,将秘方献给政府,云南白药也因此成为“国家保密配方”。

 

图片

 

这些神奇到医生都觉得有点违反现代医学常识的疗效,在当下和平年代自然已不太好论证。但在广大群众日常的使用中,白药对跌打损伤,止血化瘀倒确实有点用处,再配上神乎其神的白药传说,一家庞大的企业就靠这“神药”崛起了。

 

如今家喻户晓的云南白药集团,旗下主要产品几乎都与白药相关。根据其官网产品列表显示,除了经典的白药散剂,其还有牙膏、创可贴、眼罩等数十种与白药相关的衍生品。

 

这还得归功于现任CEO王明辉。1999年,王明辉携“昆明制药副总裁”的头衔来到云南白药走马上任,云南白药自此开始构建产品族群与医疗分销体系。原本只有散剂、胶囊、膏药等传统形态的白药,又增添了气雾剂、创可贴、口服液、应急包等应用场景更广的新品类,再和全国各地医院,连锁药房展开合作,一度陷入停滞的云南白药顿时重新打开了销路。

 

随后,王明辉又将触手伸向了日化健康领域,2004年,云南白药推出首款日化产品白药牙膏,号称添加了其招牌白药中的活性成分,可以有效抑制牙龈出血,一经推出就创下8000万销售额。

 

这也成为之后多年云南白药经久不衰的明星产品,2009年,牙膏为云南白药集团贡献7亿销售额,2015年则超过20亿,到了2019年,云南白药牙膏的销售额超过45亿,市占率达到21%,成为国内牙膏领域第一。

 

以牙膏为起点,云南白药确立了医药品、日化健康品、中药资源三大版块的多元化格局。云南白药也因此迎来了连续多年超过10%的迅猛增长。在王明辉入局前,云南白药1999年的年收入仅仅只有2.32亿元,2011年,这一数字变成了113.1亿元,2015年集团年报则显示,云南白药的年营收首次超过200亿元,净利润超过27亿元。

 

图片

奇偶派制图

 

然而,盛世之下,暗藏隐忧。根据2015年的年报披露,云南白药健康产品有限公司,即云南白药牙膏所在的子公司,其净利润占到全集团日化品相关公司净利润的65%以上,也就是说,云南白药的日化健康品版块,极度依赖牙膏这一种单品。

 

而另一方面,撑起云南白药医药品版块利润的,相关利润仍然主要来源于经典的白药产品。尽管经过王明辉的改革,集团中的白药产品相比以往已呈现多样化的趋势,但作为一个明确疗效局限于骨伤,出血等病症的药物,其开发的产品形态已逐渐见底。

 

营收和利润的“畸形”分布,也暴露出在白药产品和牙膏以外,云南白药其他产品在市场竞争力相对不足,无法为云南白药的进一步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而这也为此后数年里,云南白药的增长乏力埋下伏笔。

 

​错信“股神”成输家

 

2015年后,云南白药的发展渐显瓶颈,此前连续多年超过12%的业绩增速开始回落,扣非净利润复合增长率更是降至不到2%。在2016年中央推动国企改革的大背景下,彼时还是纯正国企的云南白药,开启了混合所有制改革。

 

图片

奇偶派制图

 

而在炽热的资本市场上,号称“股神”,控制新华都投资的陈发树早已盯着云南白药多年,早在2009年,他就曾斥资22亿和红塔集团签署《股份转让协议》,试图收购其持有的占云南白药总股本12.3%的股份,宣告失败后,他又于2015年斥资32.7亿,收购了云南白药4.25%的股份。

 

你情我愿,一拍即合。2016年12月,云南省国资委、新华都投资及白药控股签署了股权合作协议。新华都投资以超过250亿元获得云南白药隶属的白药控股50%股份,“股神”陈发树顺利入局。

 

随后,白药控股又引入了江苏鱼跃科技获得10%股份,陈发树与原第一大股东云南国资委改为各占45%。但加上此前陈发树已于2015年收购的少量股份,“股神”和它的新华都投资成了云南白药实质上的第一大股东,云南白药也从国企变成了“私企”。

 

在掌舵之初,陈发树对云南白药表示了充足的信心,不仅喊出“对标美国强生”的目标,还声称6年内都要锁定其持有的云南白药股票,直到2022年12月。

 

不过,谁也不知道这位“股神”心中打的是什么算盘。毕竟,当年陈发树一举成名,就是凭着投资另一家改制国企紫金矿业获益。据《21世纪经济报道》的说法,陈发树投资紫金矿业9年,收益超过700倍。先后套现近30亿元之余,还涉嫌逃税近10亿,引发了一次声势浩大的“逃税门”风波。

 

图片

 

事与愿违,改革过后,云南白药不仅没有摆脱依赖白药产品和牙膏的问题,反而还更加严重。2017年年报中,以云南白药牙膏所属的云南白药健康产品有限公司为例,其贡献了9.94亿元的净利润,占到云南白药公司年度净利润的31.6%,而在2015年,这一数字还只是15%。

 

产品营收结构没往好的方向改变,陈发树掌舵的云南白药玩法开始变了。2019年,云南白药开始试水证券市场,起初还只是以富国鼎利,南方祥元等债券基金为主,九州通,红塔证券等股票为辅,投资金额为72.1亿元;到了2020年,“股神”风范渐显,当年年报披露,云南白药证券投资超过138.33亿,投资股票涵盖小米集团、腾讯控股、贵州茅台、伊利股份等多个领域。

 

图片

奇偶派制图

 

很难说云南白药在证券市场的活跃,是不是为了掩盖其主业药品增长乏力的现状。但云南白药炒股的前两年,倒也真赚了不少。2020年,云南白药的证券投资价值变动损益为22.01亿元,而这一年,云南白药集团的净利润是55.16亿元,证券投资的收益占了40%。

 

但正如《大时代》中所说,股市是一处永无赢家之战场。即使“股神”陈发树也不例外,而他所掌舵的云南白药,自然也不会是永远的赢家。

 

老产品状况频发,新推品难当大局

 

在陷入瓶颈,兜兜转转的几年里,云南白药并非只是专注炒股,也尝试过在主业上发力拓展版图。但无奈的是,其后续力推的洗发水,面膜以及茶品,销售增长都没能撑起云南白药的预期。反倒是此前极为依赖的老产品,接连陷入成分风波。

 

早在2013年,云南白药的核心产品白药散剂、白药气雾剂以及白药膏等多种白药产品就被香港卫生署检测出含有剧毒成分乌头碱,并被下架召回,但此事在大陆境内并未掀起风浪。直到第二年,云南白药按要求更新相关产品说明书,标注白药产品含有乌头碱成分的药材草乌,此事才掀起公众热议。

 

图片

 

根据医疗网站丁香园的相关资料显示,乌头碱的最低致死量是 0.028 毫克/千克体重,其毒性甚至比人们熟知的剧毒物氰化钾还要大。

 

尽管云南白药声称其白药产品配方中草乌经过炮制和独特生产工艺,乌头碱毒性已大幅降低,但鉴于乌头碱原本毒性的强大,这样的解释也没能完全打消公众的疑虑。

 

同样陷入成分风波的,还有云南白药近年的王牌产品——云南白药牙膏。2018年10月,血液科医生,微博认证用户“科普医生博雅”爆料称,在云南白药牙膏的成分表中,含有西药的止血凝剂成分氨甲环酸。

 

而云南白药主打的,却是其牙膏中添加的招牌白药活性成分,其声称该成分能有效抑制牙龈出血。但氨甲环酸的存在,则让其功效来源蒙上了一层疑问。牙膏起到止血作用的,究竟是官方宣称的白药成分,还是其添加用于止血的西药成分?

 

图片

 

随后两年里,云南白药牙膏的销量增速降至个位数,增长遭遇天花板。此后云南白药试图主推的一系列相关日化产品,也在遭到质疑的同时,迟迟未能占领市场。

 

以云南白药日化健康版块近年主推的养元青防脱洗发水为例,其不仅在多次电商促销中受到资源倾斜,还接连策划了多次活动,大量投放线上广告。如联合知乎打造线下“发量开挂能量站”快闪店;植入腾讯旗下热播综艺《脱口秀大会》第三,四季,邀请李诞等脱口秀演员口播;以及请来奥运冠军张继科,《创造营》选手甘望星代言拍摄广告。

 

图片

 

但养元青洗发水的销量却并不理想。我询问了本地中百超市等大型商超的日化销售员,他们均表示养元青洗发水鲜有人前来购买,有些店里一周的销量甚至“不到两位数”。而在云南白药的天猫官方旗舰店中,养元青双11活动期间的销量为1000+,远不及市场上的吕、霸王等同类竞品。

 

这样的颓势,同样适用于云南白药的面膜、卫生巾、蒸汽眼罩等其力推的新品类产品上。由于白药成分并不适用于所有场景,许多日化产品也不能打着“含白药成分”的旗号复制牙膏的成功历程。只能主打“草本养护,中药护理”的招牌,产品定位和相关功效与市场上多款先行竞品都难有差异化,自然无法得到消费者认可。

 

此外,云南白药生产的产品在近两年还被指出现质量问题。2021年,有网友在黑猫投诉网站投诉称,使用云南白药牙膏后出现口腔溃疡的情况,同年8月,云南白药还因生产35095只不合格口罩,被云南省药监局处以11.03万元的行政罚款。

 

老产品打下的经营基础被逐渐动摇,试图攻坚的新领域又进展不利,可供云南白药进一步发展的空间,确实已经不多了。

 

写在最后

 

从云南白药的发展历程来看,这家企业的崛起,本就伴随着一些荒诞。

 

一个百余年前诞生,目前公开配方显示其主要成分为田七的白药,或许在跌打损伤,止血等场景下确有其良好的功效。但显然不可能是网文中所说“包治百病”的神药,世上也没有这种万能的神药。

 

有了一种功效良好的药物,碰到了深谙医药分销,产品经营的领导,趁着市场化,中西医结合的东风。云南白药才能从一家不大的国营药厂,一跃成为今日市值千亿的国产医药巨头。

 

但细数其产品,深究其盈利模式。时至今日,云南白药仍然是靠着白药这一种略有夸大其词的药物,以及其衍生产品打天下。它真的匹配如此巨大的医药市场,如此庞大的企业体量吗?近一年从160.3元高点跌去44%的云南白药股价,丢掉“中药一哥”位置的表现,或许已经给出了答案。

 

“不务正业”炒股带来的15亿巨亏,背后是云南白药缺失产品核心竞争力,增长乏力的无奈。而这种无奈,看上去还将伴随着云南白药很久,直到它彻底“现出原形”。

 

参考资料:

1.《云南白药是怎么丢掉中药一哥宝座的?》,市界

2.《9年财富暴增700倍之谜:紫金改制国资贱卖调查》,21世纪经济报道

3.《云南白药董事长王明辉:平台就是竞争力》,哈佛商业评论

4.《云南白药中的毒药》,丁香园

38a62de40a9949abe1aa5b0652f80e8c.gif

来源:奇偶派,作者:零九,向原作者致敬

题库
回到顶部

Copyright © 2021 易哈佛

浙ICP备11065659号-5   浙公网安备 3302120200054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80473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浙网文【2019】1658-188号

微信扫码写留言

二维码